音無

【凛绪】誓言④~⑥

※极短篇
※真绪死亡设定有
※年龄操作有
※妖怪paro有
※角色ooc有
※前部分糖,后部分刀

4.

「呐、不觉得那个孩子看起来很诱人吗?」
「嘘~~小声点,会被听见的喔?」
「放心,对方只是一个人类罢了……」
「说什么呢?你别忘了,在他旁边的那个男孩,可是鬼王朔间零的弟弟喔?」
「但也只是个道行尚浅的小孩啊……又会对我等造成多大的威胁?再说,那个孩子你难道不也认为很美味的样子吗?」
「……」
「只要小心一点就可以了吧?呐?」

5.

「……呼~睡的好舒服……ま~くん?」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接着坐起身,却意外的没有看到自己所熟悉的那个身影。是先回去了吗?明明就只一个ま~くん……

凛月先是在原地深了一个懒腰,然后才撑着地慢慢的站起来,准备回去。……是错觉吗?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衣更、你在吗?在的话就回答我!」
「阿~~绪!」

不远处似乎传来了呼喊的声音,而且开始往这个地方逐渐的靠近。那应该是跟ま~くん同一个神社的其他人类吧?……咦,等等、他们是在叫————ま~くん?

凛月快速的爬上了身后的樱花树隐藏起自己的蹤迹,同时趴着观察他们的一举一动。是ま~くん……他出了什么事情吗?

「怎么样?有找到吗?」
「没有……这附近都已经找过了,但还是都没有看到阿绪……真是、到底去哪里了!」
「你先冷静下来,明星!」
「冰鹰君说的没错,先冷静下来吧?呐?」

橘髮的少年明显有些动摇的样子,而一旁的另外两名少年则拍着他的肩膀进行安抚。过会儿,被称为明星的少年总算是冷静了下来。

「你们两个先回去稟报杏这件事情……我在这附近再搜索一会,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知道了。」

对方只是微微垂头。

ま~くん他……失蹤了?

6.

「嘤嘤嘤嘤……吾辈可爱的凛月还没有回家~该不会、该不会离家出走了吧?!」
「啊啊啊啊啊!吵死了,你这个吸血鬼混蛋!从刚刚开始就一直叫叫叫的……烦死了!」

朝着零大吼的狼妖,大神晃牙显得非常烦躁,毕竟自己眼前的这个家伙从大概两个多小时前就一直是这个状态了……就不能给我安静下来吗?可恶的吸血鬼混蛋!!

「唔~汪口的忍耐力还真是差呢……难不成是因为吾辈没有带汝出去散步的吗?乖、乖,明天早上就去喔……☆」说完,还作势要伸手摸对方的头,明显折断了对方最后的理智线。

「本大爷是孤高的狼阿、才不是什么小狗狗!可恶的吸血鬼混蛋,我今天一定要杀……!!」
「喔喔喔喔,吾辈可爱的凛月喔喔喔喔!你终于回家了,汝不知道哥哥有多担心吗?」

还没有等晃牙说完了话,零就直接推开了对方,扑向刚走进房间的凛月,虽然立刻就被对方完美的回避,进而整张脸撞到墙上。

「呜呜呜呜……今天的汝还是对吾辈……!」
「呐,哥哥。」

一反常态的正视对方,凛月沉着一张脸,看着眼前的鬼王,朔间零开口:

「你能帮我找到ま~くん?」
「拜托了、请帮我找到他。」

【凛绪】誓言①~③

※极短篇
※真绪死亡设定有
※年龄操作有
※妖怪paro有
※角色ooc有
※前部分糖,后部分刀

1.

「喂~你一个小孩子在那里做什么呢~?」樱花树下传来了凛月所不熟悉的叫唤声。

不是哥哥吗……?他低头望去,一个有着红髮的少年正盯着自己看。

「……与你无关。」有些冷漠的撇过头,同时更加的蜷缩起了身体,反正身为妖怪的自己……没必要有什么朋友,也不会有人喜欢我的。

「你叫什么名字?」
「……朔间凛月。」
「是吗?我叫做衣更真绪喔!」

「呐、你不下来一起玩吗?」少年不死心,伸手抚摸上了樱花树的树干,拍打着呼唤凛月。「你看起来很孤单的样子呢。」他补充道。

「……」凛月嘟起了小嘴,然后更加的将头埋进了膝盖之中,似乎是希望可以不要听见对方的声音,抑或是希望不要看见他的面容。

「喂、我说你有在听吗?」
「……」
「喂喂、至少说一句话吧?」
「……」
「喂喂~还在————」
「烦死了!!」

终于无法忍耐少年一再骚扰的声音,凛月站了起来,接着跳下树推倒了对方。两双长者尖锐指甲的手,紧紧掐住少年的肩膀。

「看清楚了!!我的角、我的牙齿,还有我的眼睛!!我是妖怪,跟你这个人类是不一样的!要不然的话……我当然也想跟你一起……玩啊……」他歇斯底里的吼着,到了最后,逐渐有了哽咽的哭腔,头抵着少年的胸口开始痛哭。

「……」似乎是被凛月的举动吓到了,少年的双手先是悬在了半空中一会之后,才慢慢垂下,抓住凛月的双臂将他从自己身上推离,同时望着对方的血红色的双眸,同样大吼。

「既然如此、我就来当你的朋友!!」
「……?!」

他脸靠近凛月,一字一句、非常认真的重复:

「那么我就来当你的朋友!别人不敢靠近你的话,就由我来跟你玩!别人要是欺负你的话,就由我来保护你!这样可以吧?!」

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类似誓言的东西,少年喘了喘气,接着放开紧抓着凛月的双手,然后再次伸出手。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么就请多多指教啦!凛月。」

2.

最近的朔间零觉得很困惑。一向最讨厌人类、自己最最最最可爱的弟弟,现在竟然每天都会偷偷地跑出门。问了他的话,也只会得到一句「兄长你好烦啊~」。

「呐……薰,汝认为凛月是到了叛逆期吗?」他脸色铁青的搅着眼前的红茶,望向了眼前,正在玩弄着自己头发的金髮男子。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可以不要总是随随便便把我叫出来吗~?朔间桑。」

对于零谈论着自家可爱的弟弟的问题,我们的妖狐,羽风薰显得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现在似乎只想要去跟一大堆的女孩子约会。

「薰,这对汝来说也许是不重要的事情,但对吾辈来说、这可是意义非凡的大事!这可是吾辈的凛月喔?!是吾辈最最可爱的弟弟……」
「好了、好了,stop!」

薰赶紧举手喊卡,要不然零又不知道要这样说道何年何时的样子了……他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喔??约会会迟到的吧?!

「既然这样,你就偷偷跟蹤他不就好了?」
「……薰,汝是天才。」
「不不不不,只是你自己没想到吧?」

3.

最近的朔间凛月觉得很困扰,自己的兄长总是在他出门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在那之后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说真的,他很想要他去死,发自真心的。

「怎么了吗?凛月。」眼前明显比自己高出几个头的少年蹲下身来看着他。阿……刚刚想着哥哥的事情,结果不小心就分神了……

他快速的恢复神智,以一如往常的语气,有些懒懒散散的开口:「ま~くん,背我!」同时,做出了可爱表情的伸出双手。

「……欸,说好了、这是今天最后一次了喔?」
「明明只是个ま~くん,还敢约束我~」

趴在对方温暖宽大的后背,凛月不由得有些舒服的缩了缩身体、蹭了蹭下巴,好让自己可以在独占一些真绪的体温。

阿……真想要一直、一直这样下去……

内心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凛月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开始在真绪的背上发出了满足的打呼声。

「喂、凛月?真是的……又睡着了?」转过头看着陷入熟睡中的小酒吞,他有些无奈的歎了一口气,然后背着对方到附近的樱花树下坐下。

「好好休息吧,凛月。」

終、終於有五星了啊啊啊啊!!( ;∀;)

涉嗷嗷嗷嗷嗷嗷!!。゚(゚´Д`゚)゚。

喔喔喔喔,這個被被好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Д`゚)゚。

《十位神明與其神器》Chapter .2:召集

# 野良神背景設定
# 有多種cp
# 沒有轉校生

-
-

「你們來晚了呢,北斗君、衣更君。」

坐在圓桌最中心位置的少年,掛著一臉的笑容,雙手托住下巴,看著他們。

「抱歉,因為發生了一些突發狀況。」

北斗微微的道了個歉,同時抬眼瞄了瞄眼前的少年。也即是『fine』的神明————皇帝,天祥院英智。

「好了,那麼既然都已經到齊了,就讓我們快速的開始這次的緊急會議吧!涉。」
「是。」

一直站在英智旁邊的銀髮少年,聽到了自家神明的呼喚之後,便微微點了點頭,接著按下了手中的控制鍵。

圓桌前方的投影機似乎是接收到了命令,發出了「嘰——嘰——」的啟動聲一會之後,才投放出了畫面在螢幕上。

那是一張看起來很普通的照片。
一個很普通、很幸福的家庭。

如果他們並沒有頭手分離、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家中的一切都被摧毀的話。就真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家庭了。

「唔……真是衝擊性的場景,吾輩被嚇了一大跳呢~☆」『UNDEAD』的神明,朔間零微微眯了眯雙眼,顯然有些暈血的樣子。

「這張照片是在前天,我們『fine』趕到救援現場的時候,看到的畫面。」腦裡還沒有把看到的畫面消化完畢,英智再次開口。

「理當來說,在現世的妖怪是無法傷害人類的,頂多也只是造成精神的干擾。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妖怪莫名的增加,而且還可以對人類造成肉體的傷害。」說完,他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同時視線往桌子的某處飄去。

「關於這部分,月永君你有什麼頭緒嗎?」
「?!」

被點到名的對方明顯是嚇了一大跳的樣子,甚至差點從椅子上抬起來。

——話說回來,這還是月永前輩第一次這麼安靜呢……明明以往開會時都那麼吵的。

北斗望著坐在圓桌最左側位置的橘髮神明,後者此時的狀況看樣子不怎麼好,只是一直盯著桌子,一眼不語。

「嗯……看起來月永君的狀態不是很好呢————好、讓我們繼續下去吧!」因為等不到對方的的回答,過沒多久,英智便拍了拍手,示意日日樹涉切換圖片。

又是「嘰——嘰——」的聲音,血腥的圖片被另一張新的圖片給切換了。

照片上是個穿著樸素的棕髮青年,只見他正在跟什麼人交談的樣子。但由於交談對象的臉被帽子遮住的關係,只能看到青年的臉。

而至於照片上的人是誰……大家都認識。

「那麼,關於這張照片……你有什麼想要解釋的嗎?千島君。」英智雙眼微瞇,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拍攝這張照片的時間是在前天早上,月永君跟朱櫻君出發的時間……正好是在拍攝這張照片的兩個小時後————不覺得巧合的太詭異了嗎?」他咄咄逼人的語氣,使得名為千島市雲的神明開始緊張了起來。

「而且還有一個很大的疑點。」從頭到尾始終站在英智身邊的日日樹涉接著說了下去,用其冰冷的眼神瞪著對方。

「前天早上……你應該是在跟英智一起在『fine』的神社聊天才對……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張照片上呢?」

在涉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千島市雲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反射性的站了起來。

「是是是!就是我做的、就是我搞的鬼!」他開始嘶吼了起來,雙眼滿是血絲。

「那又如何了?你們————咕、喀阿!」話還沒有說完,千島便露出了極度詭異的表情,接著從嘴裡吐出了鮮血。

「怎、怎麼可……能,喀阿!」他一邊不可置信的張大雙眼,一邊不停的突出大量的鮮血。血從他的嘴巴滴落,染紅了整片地板。

「噗咔、噗咔……果然是染上了『恙』呢~☆」『流星隊』的神器,深海奏汰一副悠閒的樣子,趴在桌上望著千島。

「現在還是悠閒的時候嗎?!神崎!」
「是,蓮己殿下!」

收到了命令的紫髮神器點了點頭,接著便快速的離開了會議廳。而在敬人的指揮下,大家開始遠離已經站不穩的千島。

只見千島一臉痛苦的緊抓著已經變得一片血紅的地毯,蜷縮著身體,希望可以削減些許的痛苦。但是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

「一線!」真緒在千島跟其他的人面前畫出了一條界線,以免一不小心,也讓其他的人染上了『恙』。

「大事不妙了、蓮己殿下!」一會兒,才剛離開不久的,『紅月』的神器,神崎颯馬氣喘吁吁的沖進了會議室。

「在、在神社外面………」
「千島殿下的神器他————」

-
-

      ◇    ◆    ◇    ◆    ◇    ◆

-
-

「鬼龍,到底發生了什————?!」領頭的敬人跟著其餘的神明一起跑了出來。腦中想著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因為眼前的場景而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裡。

「來了啊,蓮己。」紅髮的青年……不、或者該說是少年的人轉過身來,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很好。

「如你所見,妖化了。」輕描淡寫的敘述了目前的狀況之後,便側了一個身,讓比較後面的神明可以看清楚現在的慘況。

原本長相清秀的栗髮神器,現在卻是一臉的猙獰。背上長出了數顆滾動的眼球,看起來是如此的噁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方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身體開始有些微微抽搐。接著,便有紫紅色的刺狀物穿過其的皮膚,在背後形成了長相詭異的翅膀。

「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

就像是在哀怨著自己的身世一樣,妖怪用自己變得血紅的雙眼瞪著英智,口中發出了纏耳的嘀咕聲。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妖怪嘴裡一直不斷重複著「我好恨、為什麼」等等的詞語,頭上也長出了尖銳,且猩紅的刺角。

「全員,戰鬥準備!」驚覺事態不對的英智,沉下臉來,對身後的眾位神明及神器下達了命令。

「颯器!」
「涉器!」
「狂器!」
「創器!」
「翠器!」
「紡器!」
「裕器!」

看到了自己周圍的神明都已經在召喚自家神器的『名字』之後,北斗微微深吸了一口气,然後望向了一旁的昴流:

「要上了喔,明星。」
「知道了,小北!」

「過來,昴器!」

橘髮的少年化為了一道白光,俯衝到了北斗的手上,且慢慢地、慢慢地……白色的光芒正在塑造成一把太刀的模樣。

等到白光逐漸散去之後,擁有橘色刀柄、刀刃刻著紅色花邊的長刀顯現。

「好了,不該存在於現世的妖怪呦。」天祥院英智面帶笑容,對著眼前已經完全妖化了的『神器』開口。

然後,下達了宛如處刑般的話語。

「請消失吧……☆」

-
————————TBC————————
-

關於野良神paro的設定,因為有人似乎不太明白的樣子,所以我在這邊稍微的進行一下解說(´・ω・`)

*
*

①神器:被神明收養,並且賜予了『假名』的亡靈。平時的型態與普通人類無異,在其主人呼喚其命時,會強制變換為某種器物(大多為武器)、騎乘獸或是特殊能力(附身啊、閃電啊之類的)

②亡靈:人類死去的時候如果留有遺憾,那麼此魂魄便會被迫遺留在人間,成為忘記自己記憶,存在於此岸與彼岸夾縫間的亡靈。

他們的下場通常有兩種,一是被其他的妖魔吞噬並且同化、二是被神明收養,賦予『假名』成為神器。

*
*

嘛阿、總之先解說關於神器的部分,其他的設定,之後會再慢慢的補上(´・ω・`)

然後關於人物設定的部分:

這個系列的涉,在前部份是偏向高冷(因為自己的私心ww)的。到了後部分,就會開始搞事了!(*゚∀゚)

而關於最近出的新組合……嗯、如果之後可以的話,會想辦法把他們加入的(๑´ڡ`๑)

以上,希望各位喜歡這篇的內容!

讓我們下一集見(嗚哇、我第二集就拖了這麼久阿……( ;∀;)

《十位神明與其神器》Chapter .1:異變

# 野良神背景設定
# 有多種角色cp
# 沒有轉校生

-
-

橘髮跟紅髮的少年站在山坡上,俯瞰著下方的村落。此時的村落正被妖怪襲擊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不要,我還不……呀啊啊啊啊!」
「爸爸、媽媽……嗚哇!!!!」

藉由如此各種不同的悲鳴、哀嚎……以及屍體,就可以得知,狀況是多麼地慘烈。

空氣瀰漫著濃烈的妖氣,跟血腥味。

「嘖、來晚了嗎?」

橘髮少年不怎麼甘心的砸了砸嘴。

「要上了,朱櫻!」
「是,leader!」

「朱器!」

聞言,紅髮少年便化作了一道白光飛往前者的手上,等到白光逐漸有了形狀、散去之後,一把朱紅色的弓出現了。

橘髮的少年————月永雷歐開始拉弓,而除了拉著準備射出的那支紅色箭矢之外,他的背後也顯現除了數百隻相同的箭矢。

過沒多久,他雙眼凌厲,接著放手————全部的箭矢同時如雨點般的射出,飛往下方的村莊。

而似乎是聽到了放箭的聲音,部份原本仍在對著屍體大快朵頤的妖怪們抬起頭,還沒有做出反應,炙熱的箭矢便插到了身體裡。

「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它們發出了刺耳的慘叫聲,接著化為了灰色的焦炭,隨著風而消逝了。

於此同時,雷歐手裡的弓再次化為了白光彈到一旁,變回了原先的紅髮少年————朱櫻司。

而可能是力量使用過度的關係吧?他似乎無法好好地站穩,直接狼狽的跌坐在了地上。

「嗚哇!你沒事吧,朱櫻?」
「我並沒有大礙……leader,請您放心。」

司用手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從地上努力地站起來,露出了一個要雷歐放心的笑容。

而後者則是微微的臉紅後,便從山坡上跳下去,走進經歷過血腥大屠殺的村莊。

房子七零八落的坍塌在地上,上面還有些許的火苗正在燃燒著。而鮮血跟身體的軀幹則是灑了個滿地,聞起來非常刺鼻。

「這真是太cruel了………」

跟上來的司有些不敢置信的捂著嘴巴,遠看跟近看的臨場感,果然還是不同的。

「我說,司。」
「……?您怎麼了,leader?」

雷歐蹲下身子,從地上撿起了什麼東西,遞給了自己的神器看,而後者則有些驚訝。

「這個……該不會是?!」
「對、我想,這就是引來妖怪的元兇。」

他的眼神有些凝重,接著便將手中拿著的東西,隨意的塞進衣服口袋裡面收好。

「看來事情已經出乎那位『皇帝陛下』的發展了,我們得趕快回去————?!」

雷歐突然停止了說話,反而安靜下來,警惕性的凝望四周。而其神器似乎也察覺到了異狀,也跟著開始觀察了起來。

過沒多久,村莊周圍的雜草開始有些蠢動,又有妖怪隨之跳了出來,而也有不少妖怪從剛剛的山坡上跳了下來。

不需太多的時間,兩人……不、該說是一整個村莊,便被團團包圍了起來。

「leader,現在這個狀況,該不會……?」
「阿,我知道的。」

雷歐露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

「啊啊,真是的!inspiration都被你們這些傢伙給毀滅了啊啊!!」
「leader,我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司有些無奈的皺起了眉頭,接著跟雷歐一同看向了村莊外圍的那些魔物。

「你還可以的吧?朱櫻。」
「當然了,leader。」

雷歐對著司笑了笑,然後眼神堅定的,再次望向了面前的妖怪們。

「那就上了!」
「是!」

「朱器!」

雷歐舉高手中的神器,接著拉弓。數百隻……不、甚至數千隻的箭矢顯現,在他的身周圍了一整圈,全數瞄準了外圈的妖怪。

「放馬過來吧,你們這些污穢!」

-
-

      ◇    ◆    ◇    ◆    ◇    ◆

-
-

「好慢啊~~小朱跟王……」

擁有宛如小說中描述的吸血鬼樣貌的黑髮少年————朔間凜月,仰躺在榻榻米上,望著頭頂的天花板發呆。

現在是晚上,是他一天中最活躍的時間。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不放心的感覺。就好像是………覺得誰要出事了的樣子。

「真是的,睡間!你這句話從剛剛開始都已經講了快多少遍了!超~~級煩的!」

似乎是已經忍受不了的瀨名泉,終於起身提出了抗議,手裡織到了一半的圍巾掉在了地板上。

「可是你看……他們兩個都已經出去了半天,但是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哼、那個笨蛋,如果出事了的話最好!」

泉從鼻子噴出了一口氣,然後一臉不屑的撇過了頭,但心裡也開始有些七上八下的。

——嘖、竟然還不回來!待會他們如果回來了,一定要給他們兩個點顏色看看!

就在泉正在心裡謀劃著要如何處置晚歸的兩人時,神社的大門,被急促的敲響了。

「哈、終於是回來了嗎?!」

他一邊如此抱怨著,一邊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走向了大門。

「你們兩個到底是去幹嘛了?竟然這麼晚才回來了、真的是超~~級煩的!」
「…………」

站在門口的人並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是微低著頭,讓人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喂、我說你倒是說一下話啊~~!」
「…………」
「喂,你有在聽嗎?」
「…………」
「………月永雷歐先生?」
「…………」

不管泉怎麼說話、怎麼吼叫,站在門口的雷歐就是不發一語,只是垂著頭而已。

「呼啊~我說你們怎麼還不進來啊……」

似乎是等他們等的有點煩了,凜月微微的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快點讓他們進來……?!」

話還沒有說完,凜月便做出了一臉震驚的表情。沒錯、他聞到了,鮮血的味道。

很近,就在他的眼前。

就在他們家王的背上。

銀白色的月光在此時映照了下來,把門口的月永雷歐,以及趴在他背上昏迷不醒的朱櫻司,照了個一清二楚。

「瀨名……凜月……」

對方抬起了頭,臉上滿是未乾的淚痕。

「朱櫻他……司他……」

以往那快活的『王者』正止不住的啜泣著。

「他……他的胸口被刺穿了……」

語畢,像是再也無法抑制住情緒般的倒在泉的懷中,嚎啕大哭了起來。

-
————————TBC————————
-

貴安,這裡一樣是音無(你誰啊?!

這次似乎是寫的比較多了的樣子……?呵呵、但也只有那一點(´・ω・`)

關於司的名字,原本是想要寫「櫻」的,但是發現這樣念起來會非常……

咳、這裡我就不做解釋了!(´・ω・`)

《十位神明與其神器》Chapter .0:楔子

# 野良神背景設定
# 有多種角色cp
# 沒有轉校生

-
-

很久以前,有個名為『夢之咲』的國家。

而在這裡存在著無數的人類、神明,以及徘徊於此處的,妖怪們。

這些妖怪,時常會跑到鎮上襲擊人類,使人類戰戰兢兢的過著每一天。

直到有一天,部分無法忍受的人類們便跑到了神社,向天神提出了抗議。

天神接到通知後,派遣了總共十位的神明下凡來幫助人類,清除在人間作惡的妖怪們。

當然,神不可能赤手空拳與妖怪戰鬥。因此,天神授予了每位神不同的『神器』。

但神器們也都各自擁有自己的意識,所以可能會做出違背天理的事。

為此,天神特別施了咒語:若神器做出違背天理的事,神將會受到肉體上的懲罰。

意思就是神必須承擔教育神器的義務,好讓他們成為自己的助力,而不是累贅。

而接下來所要說的呢,就是這些神明……以及其神器的故事了………

-
-

      ◇    ◆    ◇    ◆    ◇    ◆

-
-

「喂~~小北,你也太慢了吧!」

不遠處,橘髮的少年向著這裡不停的揮手,像是在呼喚著誰一樣。

「小聲一點,明星。還有,別跑這麼快。」

終於追上了橘髮少年的藍髮少年,先是喘了一會的氣,接著便對著前者的腦袋施行了『懲罰』。

「好痛、嗚嗚嗚嗚……小北你就這麼對待你的神器嗎?」
「我可不記得我有像你這麼吵、這麼愛錢的神器。」
「好過分!我幼小的心靈都快受傷了……」

叫做『明星昴流』的少年一臉受傷的表情,雙手按在頭上,哭哭啼啼的樣子。

「別吵了,回頭我給你十元。」
「是的、冰鷹北斗大人!」

面對昴留如此快速的轉變態度,身為其神明的北斗只覺得————非常頭痛。

——但是還真是奇怪……

——突然之間就要把『十位神明』召集起來……

——到底在想什麼呢……『皇帝』,天祥院英智!

「阿,北斗學長!」

熟悉的聲音從身後傳來,促使北斗不由得轉過身,看到了有著一頭棕髮的男孩,站在自己眼前。

「你也來了嗎,友也?」
「是的,因為『Ra*bits』也被召集了……」

真白友也微微的敬了一個禮,同時偷偷地瞄了一眼北斗,眼裡滿是對其的崇拜。

「是說,北斗學長,知道召集的原因嗎?」
「關於這一點,很遺憾我也不怎麼清楚。我們『Trickstsr』也是被臨時通知的。」

他對著友也做出了一個抱歉的表情,然後把目光移向了眼前的神社————

『fine』的目前住所。

該說不虧是天祥院一族的神明嗎?就算是神社,也蓋的如此的豪華……完全就是別墅等級了。

「來的真慢啊,北斗。」
「抱歉,讓你久等了,衣更。」

對著站在神社門口的衣更真緒做出了一臉抱歉的表情,北斗抓著昴留的後衣領,以拖著對方的方式,走向了他。

「真呢?」
「剛剛已經先進去了。」

兩人一邊攀談,一邊往神社的內部走去。

「你對於這次的召集,有任何眉目嗎?」
「阿,大概知道一些原因,從蓮己大人那裡得知的。」

說到這裡,他的臉色不由得變得有些陰沉。

「據說『Knights』的神器……被妖怪重傷了,現在還沒有醒過來。」

-
————————TBC————————
-

貴安,這裡是音無!(´・ω・`)

這是我第一次寫關於合奏及野良的同人,如有不適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д⊂)‥ハゥ

然後第一篇就這麼短,實在非常抱歉!(鞠躬

終於來了兩個體重正常的了!(´Д⊂ヽ

但是,「陽光的貴公子」和「影之下從」阿……(´・ω・`)

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會一直想到「保健室的貴公子」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總而言之!都是觀眾的錯!!
扎克桑當年是多麼的純潔……
現在則變成了一個中二決鬥廢人!(鎚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