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無

《十位神明與其神器》Chapter .1:異變

# 野良神背景設定
# 有多種角色cp
# 沒有轉校生

-
-

橘髮跟紅髮的少年站在山坡上,俯瞰著下方的村落。此時的村落正被妖怪襲擊著。

「哇啊啊啊啊啊啊!!」
「救命、不要,我還不……呀啊啊啊啊!」
「爸爸、媽媽……嗚哇!!!!」

藉由如此各種不同的悲鳴、哀嚎……以及屍體,就可以得知,狀況是多麼地慘烈。

空氣瀰漫著濃烈的妖氣,跟血腥味。

「嘖、來晚了嗎?」

橘髮少年不怎麼甘心的砸了砸嘴。

「要上了,朱櫻!」
「是,leader!」

「朱器!」

聞言,紅髮少年便化作了一道白光飛往前者的手上,等到白光逐漸有了形狀、散去之後,一把朱紅色的弓出現了。

橘髮的少年————月永雷歐開始拉弓,而除了拉著準備射出的那支紅色箭矢之外,他的背後也顯現除了數百隻相同的箭矢。

過沒多久,他雙眼凌厲,接著放手————全部的箭矢同時如雨點般的射出,飛往下方的村莊。

而似乎是聽到了放箭的聲音,部份原本仍在對著屍體大快朵頤的妖怪們抬起頭,還沒有做出反應,炙熱的箭矢便插到了身體裡。

「吱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它們發出了刺耳的慘叫聲,接著化為了灰色的焦炭,隨著風而消逝了。

於此同時,雷歐手裡的弓再次化為了白光彈到一旁,變回了原先的紅髮少年————朱櫻司。

而可能是力量使用過度的關係吧?他似乎無法好好地站穩,直接狼狽的跌坐在了地上。

「嗚哇!你沒事吧,朱櫻?」
「我並沒有大礙……leader,請您放心。」

司用手支撐起自己的身子,從地上努力地站起來,露出了一個要雷歐放心的笑容。

而後者則是微微的臉紅後,便從山坡上跳下去,走進經歷過血腥大屠殺的村莊。

房子七零八落的坍塌在地上,上面還有些許的火苗正在燃燒著。而鮮血跟身體的軀幹則是灑了個滿地,聞起來非常刺鼻。

「這真是太cruel了………」

跟上來的司有些不敢置信的捂著嘴巴,遠看跟近看的臨場感,果然還是不同的。

「我說,司。」
「……?您怎麼了,leader?」

雷歐蹲下身子,從地上撿起了什麼東西,遞給了自己的神器看,而後者則有些驚訝。

「這個……該不會是?!」
「對、我想,這就是引來妖怪的元兇。」

他的眼神有些凝重,接著便將手中拿著的東西,隨意的塞進衣服口袋裡面收好。

「看來事情已經出乎那位『皇帝陛下』的發展了,我們得趕快回去————?!」

雷歐突然停止了說話,反而安靜下來,警惕性的凝望四周。而其神器似乎也察覺到了異狀,也跟著開始觀察了起來。

過沒多久,村莊周圍的雜草開始有些蠢動,又有妖怪隨之跳了出來,而也有不少妖怪從剛剛的山坡上跳了下來。

不需太多的時間,兩人……不、該說是一整個村莊,便被團團包圍了起來。

「leader,現在這個狀況,該不會……?」
「阿,我知道的。」

雷歐露出了一個不怎麼好看的笑容。

「啊啊,真是的!inspiration都被你們這些傢伙給毀滅了啊啊!!」
「leader,我想說的並不是這個……」

司有些無奈的皺起了眉頭,接著跟雷歐一同看向了村莊外圍的那些魔物。

「你還可以的吧?朱櫻。」
「當然了,leader。」

雷歐對著司笑了笑,然後眼神堅定的,再次望向了面前的妖怪們。

「那就上了!」
「是!」

「朱器!」

雷歐舉高手中的神器,接著拉弓。數百隻……不、甚至數千隻的箭矢顯現,在他的身周圍了一整圈,全數瞄準了外圈的妖怪。

「放馬過來吧,你們這些污穢!」

-
-

      ◇    ◆    ◇    ◆    ◇    ◆

-
-

「好慢啊~~小朱跟王……」

擁有宛如小說中描述的吸血鬼樣貌的黑髮少年————朔間凜月,仰躺在榻榻米上,望著頭頂的天花板發呆。

現在是晚上,是他一天中最活躍的時間。但今天不知道為什麼,總有種不放心的感覺。就好像是………覺得誰要出事了的樣子。

「真是的,睡間!你這句話從剛剛開始都已經講了快多少遍了!超~~級煩的!」

似乎是已經忍受不了的瀨名泉,終於起身提出了抗議,手裡織到了一半的圍巾掉在了地板上。

「可是你看……他們兩個都已經出去了半天,但是到現在都還沒有回來……」
「哼、那個笨蛋,如果出事了的話最好!」

泉從鼻子噴出了一口氣,然後一臉不屑的撇過了頭,但心裡也開始有些七上八下的。

——嘖、竟然還不回來!待會他們如果回來了,一定要給他們兩個點顏色看看!

就在泉正在心裡謀劃著要如何處置晚歸的兩人時,神社的大門,被急促的敲響了。

「哈、終於是回來了嗎?!」

他一邊如此抱怨著,一邊不自覺地加快了步伐,走向了大門。

「你們兩個到底是去幹嘛了?竟然這麼晚才回來了、真的是超~~級煩的!」
「…………」

站在門口的人並沒有任何的回應,只是微低著頭,讓人無法看清楚他的表情。

「喂、我說你倒是說一下話啊~~!」
「…………」
「喂,你有在聽嗎?」
「…………」
「………月永雷歐先生?」
「…………」

不管泉怎麼說話、怎麼吼叫,站在門口的雷歐就是不發一語,只是垂著頭而已。

「呼啊~我說你們怎麼還不進來啊……」

似乎是等他們等的有點煩了,凜月微微的皺著眉頭,走了過來。

「快點讓他們進來……?!」

話還沒有說完,凜月便做出了一臉震驚的表情。沒錯、他聞到了,鮮血的味道。

很近,就在他的眼前。

就在他們家王的背上。

銀白色的月光在此時映照了下來,把門口的月永雷歐,以及趴在他背上昏迷不醒的朱櫻司,照了個一清二楚。

「瀨名……凜月……」

對方抬起了頭,臉上滿是未乾的淚痕。

「朱櫻他……司他……」

以往那快活的『王者』正止不住的啜泣著。

「他……他的胸口被刺穿了……」

語畢,像是再也無法抑制住情緒般的倒在泉的懷中,嚎啕大哭了起來。

-
————————TBC————————
-

貴安,這裡一樣是音無(你誰啊?!

這次似乎是寫的比較多了的樣子……?呵呵、但也只有那一點(´・ω・`)

關於司的名字,原本是想要寫「櫻」的,但是發現這樣念起來會非常……

咳、這裡我就不做解釋了!(´・ω・`)

评论(5)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