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無

《十位神明與其神器》Chapter .2:召集

# 野良神背景設定
# 有多種cp
# 沒有轉校生

-
-

「你們來晚了呢,北斗君、衣更君。」

坐在圓桌最中心位置的少年,掛著一臉的笑容,雙手托住下巴,看著他們。

「抱歉,因為發生了一些突發狀況。」

北斗微微的道了個歉,同時抬眼瞄了瞄眼前的少年。也即是『fine』的神明————皇帝,天祥院英智。

「好了,那麼既然都已經到齊了,就讓我們快速的開始這次的緊急會議吧!涉。」
「是。」

一直站在英智旁邊的銀髮少年,聽到了自家神明的呼喚之後,便微微點了點頭,接著按下了手中的控制鍵。

圓桌前方的投影機似乎是接收到了命令,發出了「嘰——嘰——」的啟動聲一會之後,才投放出了畫面在螢幕上。

那是一張看起來很普通的照片。
一個很普通、很幸福的家庭。

如果他們並沒有頭手分離、血肉模糊的倒在地上,家中的一切都被摧毀的話。就真的是一個非常普通的家庭了。

「唔……真是衝擊性的場景,吾輩被嚇了一大跳呢~☆」『UNDEAD』的神明,朔間零微微眯了眯雙眼,顯然有些暈血的樣子。

「這張照片是在前天,我們『fine』趕到救援現場的時候,看到的畫面。」腦裡還沒有把看到的畫面消化完畢,英智再次開口。

「理當來說,在現世的妖怪是無法傷害人類的,頂多也只是造成精神的干擾。但最近不知道為什麼,妖怪莫名的增加,而且還可以對人類造成肉體的傷害。」說完,他輕輕地吐了一口氣,同時視線往桌子的某處飄去。

「關於這部分,月永君你有什麼頭緒嗎?」
「?!」

被點到名的對方明顯是嚇了一大跳的樣子,甚至差點從椅子上抬起來。

——話說回來,這還是月永前輩第一次這麼安靜呢……明明以往開會時都那麼吵的。

北斗望著坐在圓桌最左側位置的橘髮神明,後者此時的狀況看樣子不怎麼好,只是一直盯著桌子,一眼不語。

「嗯……看起來月永君的狀態不是很好呢————好、讓我們繼續下去吧!」因為等不到對方的的回答,過沒多久,英智便拍了拍手,示意日日樹涉切換圖片。

又是「嘰——嘰——」的聲音,血腥的圖片被另一張新的圖片給切換了。

照片上是個穿著樸素的棕髮青年,只見他正在跟什麼人交談的樣子。但由於交談對象的臉被帽子遮住的關係,只能看到青年的臉。

而至於照片上的人是誰……大家都認識。

「那麼,關於這張照片……你有什麼想要解釋的嗎?千島君。」英智雙眼微瞇,露出了招牌式的笑容。

「拍攝這張照片的時間是在前天早上,月永君跟朱櫻君出發的時間……正好是在拍攝這張照片的兩個小時後————不覺得巧合的太詭異了嗎?」他咄咄逼人的語氣,使得名為千島市雲的神明開始緊張了起來。

「而且還有一個很大的疑點。」從頭到尾始終站在英智身邊的日日樹涉接著說了下去,用其冰冷的眼神瞪著對方。

「前天早上……你應該是在跟英智一起在『fine』的神社聊天才對……為什麼又會出現在這張照片上呢?」

在涉說完這句話的同時,千島市雲就像是受到了什麼刺激似的,反射性的站了起來。

「是是是!就是我做的、就是我搞的鬼!」他開始嘶吼了起來,雙眼滿是血絲。

「那又如何了?你們————咕、喀阿!」話還沒有說完,千島便露出了極度詭異的表情,接著從嘴裡吐出了鮮血。

「怎、怎麼可……能,喀阿!」他一邊不可置信的張大雙眼,一邊不停的突出大量的鮮血。血從他的嘴巴滴落,染紅了整片地板。

「噗咔、噗咔……果然是染上了『恙』呢~☆」『流星隊』的神器,深海奏汰一副悠閒的樣子,趴在桌上望著千島。

「現在還是悠閒的時候嗎?!神崎!」
「是,蓮己殿下!」

收到了命令的紫髮神器點了點頭,接著便快速的離開了會議廳。而在敬人的指揮下,大家開始遠離已經站不穩的千島。

只見千島一臉痛苦的緊抓著已經變得一片血紅的地毯,蜷縮著身體,希望可以削減些許的痛苦。但是似乎一點用處都沒有。

「一線!」真緒在千島跟其他的人面前畫出了一條界線,以免一不小心,也讓其他的人染上了『恙』。

「大事不妙了、蓮己殿下!」一會兒,才剛離開不久的,『紅月』的神器,神崎颯馬氣喘吁吁的沖進了會議室。

「在、在神社外面………」
「千島殿下的神器他————」

-
-

      ◇    ◆    ◇    ◆    ◇    ◆

-
-

「鬼龍,到底發生了什————?!」領頭的敬人跟著其餘的神明一起跑了出來。腦中想著的話還沒有說完,就因為眼前的場景而硬生生的卡在了喉嚨裡。

「來了啊,蓮己。」紅髮的青年……不、或者該說是少年的人轉過身來,臉色看上去並不是很好。

「如你所見,妖化了。」輕描淡寫的敘述了目前的狀況之後,便側了一個身,讓比較後面的神明可以看清楚現在的慘況。

原本長相清秀的栗髮神器,現在卻是一臉的猙獰。背上長出了數顆滾動的眼球,看起來是如此的噁心。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對方發出了刺耳的尖叫聲,身體開始有些微微抽搐。接著,便有紫紅色的刺狀物穿過其的皮膚,在背後形成了長相詭異的翅膀。

「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我好恨!」

就像是在哀怨著自己的身世一樣,妖怪用自己變得血紅的雙眼瞪著英智,口中發出了纏耳的嘀咕聲。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妖怪嘴裡一直不斷重複著「我好恨、為什麼」等等的詞語,頭上也長出了尖銳,且猩紅的刺角。

「全員,戰鬥準備!」驚覺事態不對的英智,沉下臉來,對身後的眾位神明及神器下達了命令。

「颯器!」
「涉器!」
「狂器!」
「創器!」
「翠器!」
「紡器!」
「裕器!」

看到了自己周圍的神明都已經在召喚自家神器的『名字』之後,北斗微微深吸了一口气,然後望向了一旁的昴流:

「要上了喔,明星。」
「知道了,小北!」

「過來,昴器!」

橘髮的少年化為了一道白光,俯衝到了北斗的手上,且慢慢地、慢慢地……白色的光芒正在塑造成一把太刀的模樣。

等到白光逐漸散去之後,擁有橘色刀柄、刀刃刻著紅色花邊的長刀顯現。

「好了,不該存在於現世的妖怪呦。」天祥院英智面帶笑容,對著眼前已經完全妖化了的『神器』開口。

然後,下達了宛如處刑般的話語。

「請消失吧……☆」

-
————————TBC————————
-

關於野良神paro的設定,因為有人似乎不太明白的樣子,所以我在這邊稍微的進行一下解說(´・ω・`)

*
*

①神器:被神明收養,並且賜予了『假名』的亡靈。平時的型態與普通人類無異,在其主人呼喚其命時,會強制變換為某種器物(大多為武器)、騎乘獸或是特殊能力(附身啊、閃電啊之類的)

②亡靈:人類死去的時候如果留有遺憾,那麼此魂魄便會被迫遺留在人間,成為忘記自己記憶,存在於此岸與彼岸夾縫間的亡靈。

他們的下場通常有兩種,一是被其他的妖魔吞噬並且同化、二是被神明收養,賦予『假名』成為神器。

*
*

嘛阿、總之先解說關於神器的部分,其他的設定,之後會再慢慢的補上(´・ω・`)

然後關於人物設定的部分:

這個系列的涉,在前部份是偏向高冷(因為自己的私心ww)的。到了後部分,就會開始搞事了!(*゚∀゚)

而關於最近出的新組合……嗯、如果之後可以的話,會想辦法把他們加入的(๑´ڡ`๑)

以上,希望各位喜歡這篇的內容!

讓我們下一集見(嗚哇、我第二集就拖了這麼久阿……( ;∀;)

评论(9)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