音無

【凛绪】誓言①~③

※极短篇
※真绪死亡设定有
※年龄操作有
※妖怪paro有
※角色ooc有
※前部分糖,后部分刀

1.

「喂~你一个小孩子在那里做什么呢~?」樱花树下传来了凛月所不熟悉的叫唤声。

不是哥哥吗……?他低头望去,一个有着红髮的少年正盯着自己看。

「……与你无关。」有些冷漠的撇过头,同时更加的蜷缩起了身体,反正身为妖怪的自己……没必要有什么朋友,也不会有人喜欢我的。

「你叫什么名字?」
「……朔间凛月。」
「是吗?我叫做衣更真绪喔!」

「呐、你不下来一起玩吗?」少年不死心,伸手抚摸上了樱花树的树干,拍打着呼唤凛月。「你看起来很孤单的样子呢。」他补充道。

「……」凛月嘟起了小嘴,然后更加的将头埋进了膝盖之中,似乎是希望可以不要听见对方的声音,抑或是希望不要看见他的面容。

「喂、我说你有在听吗?」
「……」
「喂喂、至少说一句话吧?」
「……」
「喂喂~还在————」
「烦死了!!」

终于无法忍耐少年一再骚扰的声音,凛月站了起来,接着跳下树推倒了对方。两双长者尖锐指甲的手,紧紧掐住少年的肩膀。

「看清楚了!!我的角、我的牙齿,还有我的眼睛!!我是妖怪,跟你这个人类是不一样的!要不然的话……我当然也想跟你一起……玩啊……」他歇斯底里的吼着,到了最后,逐渐有了哽咽的哭腔,头抵着少年的胸口开始痛哭。

「……」似乎是被凛月的举动吓到了,少年的双手先是悬在了半空中一会之后,才慢慢垂下,抓住凛月的双臂将他从自己身上推离,同时望着对方的血红色的双眸,同样大吼。

「既然如此、我就来当你的朋友!!」
「……?!」

他脸靠近凛月,一字一句、非常认真的重复:

「那么我就来当你的朋友!别人不敢靠近你的话,就由我来跟你玩!别人要是欺负你的话,就由我来保护你!这样可以吧?!」

一口气说完了一长串类似誓言的东西,少年喘了喘气,接着放开紧抓着凛月的双手,然后再次伸出手。露出爽朗的笑容。

「那么就请多多指教啦!凛月。」

2.

最近的朔间零觉得很困惑。一向最讨厌人类、自己最最最最可爱的弟弟,现在竟然每天都会偷偷地跑出门。问了他的话,也只会得到一句「兄长你好烦啊~」。

「呐……薰,汝认为凛月是到了叛逆期吗?」他脸色铁青的搅着眼前的红茶,望向了眼前,正在玩弄着自己头发的金髮男子。

「如果没有重要的事情,可以不要总是随随便便把我叫出来吗~?朔间桑。」

对于零谈论着自家可爱的弟弟的问题,我们的妖狐,羽风薰显得毫不在乎的样子,他现在似乎只想要去跟一大堆的女孩子约会。

「薰,这对汝来说也许是不重要的事情,但对吾辈来说、这可是意义非凡的大事!这可是吾辈的凛月喔?!是吾辈最最可爱的弟弟……」
「好了、好了,stop!」

薰赶紧举手喊卡,要不然零又不知道要这样说道何年何时的样子了……他可是半点兴趣都没有的喔??约会会迟到的吧?!

「既然这样,你就偷偷跟蹤他不就好了?」
「……薰,汝是天才。」
「不不不不,只是你自己没想到吧?」

3.

最近的朔间凛月觉得很困扰,自己的兄长总是在他出门的时候偷偷跟在后面,在那之后又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样子。说真的,他很想要他去死,发自真心的。

「怎么了吗?凛月。」眼前明显比自己高出几个头的少年蹲下身来看着他。阿……刚刚想着哥哥的事情,结果不小心就分神了……

他快速的恢复神智,以一如往常的语气,有些懒懒散散的开口:「ま~くん,背我!」同时,做出了可爱表情的伸出双手。

「……欸,说好了、这是今天最后一次了喔?」
「明明只是个ま~くん,还敢约束我~」

趴在对方温暖宽大的后背,凛月不由得有些舒服的缩了缩身体、蹭了蹭下巴,好让自己可以在独占一些真绪的体温。

阿……真想要一直、一直这样下去……

内心抱持着这样的想法,凛月慢慢的闭上了双眼,开始在真绪的背上发出了满足的打呼声。

「喂、凛月?真是的……又睡着了?」转过头看着陷入熟睡中的小酒吞,他有些无奈的歎了一口气,然后背着对方到附近的樱花树下坐下。

「好好休息吧,凛月。」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