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落於泣殤之中(ハルナギ你們結婚算了)

文手,灣家人。

主要的坑是在APH,吃的cp不知道為什麼都是冷cp(他們明明都那麼好、那麼可愛的嗚嗚嗚(´;ω;`))

【撲克牌設定】無題短打

【撲克牌設定】無題短打

★此篇cp為勃普。

★撲克設的個性和國設有差別。

★很短,很莫名其妙的一段腦洞。

★如不喜此cp,請自動轉身離場。

★只有3000多、未滿5000的字數,非常抱歉。

★對不起我不廢話了。












路德維希有些憂躁的在神殿外頭來回走著,他不時用手指輕扣著手背,彷彿那樣就可以讓自己的心情得到緩釋。但事實證明,這只是會讓他流血、感到疼痛罷了。

他輕皺起眉,打算跟人要一條手帕來擦手的時候,便聽到了其它士兵們那喊著「啊!哈特溫殿下出來了!」的高亢聲音。隱隱約約,好像還可以聽到……吵雜的打亂聲。

路德維希抬眼望向了階梯上的人。

自己的兄長,哈特溫 · 拜爾修米特踏著略微悠閒的步伐,從階梯的最上層慢慢往下,也就是這裡走來。他的肩上似乎還扛著什麼人的樣子,可因為背對著的原因,路德維希看不見對方的臉,只能夠聽到聲音。

「去你的,哈特溫 · 拜爾修米特!把本大爺放下來!現在、立刻、馬上!」那人怒吼著,但似乎並沒有造成太大的影響。

「喔喔,冷靜、冷靜點……呦,路德維希。」哈特溫拍了拍對方的腰做安撫狀,然後猛然看向了下面的人群,愉快的揮了揮手。

路德維希覺得胃抽痛了一下。

他等到對方走到離自己算很近的時候,才總算是鼓起勇氣、戰戰兢兢的開口詢問:「那個,哥哥……你背著的人是?」

這是綁架?堂堂紅心國的王儲,竟然做出了綁架他人這樣可怕的事情,是不可能的吧?對方應該是入侵了神殿的外來者,然後湊巧的被哥哥給抓住了而已!是這樣的對……

「喔,神殿的守護者。」

!?!?

「哥哥。」路德維希嘆了一口氣,「你是在開玩笑的對吧?這種時候開這種玩……」

「路德維希。」不等對方把話說完,哈特溫便直接做出了打斷的行為,用自己那湛藍色的眼眸,盯著親弟弟那蒼藍色的眼眸,語氣既嚴肅、又堅定的開口。「我沒有在開玩笑。」

他愣住了,一時之間不知道該做出怎樣的回應,而將其重新從意識的洪流中脫離、拉回現實的,是再次響起的吼叫聲。

「本大爺說過了不要!你這樣是強制誘拐、不尊重人權的行為!」那個人總算是成功從哈特溫的肩上逃脫下來,一邊惱怒的說著、一邊狠瞪著他。於是,路德維希也成功看清了對方的容貌。

是一個看上去比自己小了幾歲的少年,但眉宇間卻已有了不符合這個年齡的成熟、滄桑……以及些微的銳氣。銀髮整齊的留到了耳際,一對紅眸此刻染上了不少的怒火。

看起來是真的很生氣……被惹出來的。

「所以說,我剛剛都跟你道歉了。」

「一邊繼續著綁架行為、一邊跟我道歉!?」

「……嗯,對。」哈特溫點了點頭,但這樣只是讓對方更加火冒三丈,只差朝著他的臉一拳揍下去、在上面留下傷口。而就在少年也打算這麼做的時候,路德維希開口制止了。

「對不起,我為哥哥的失禮向你道歉。」他這麼說道,同時朝著少年鞠了一躬,而這也的確是抑制住了對方那火爆的行為,同時也讓其不再繼續飆罵下去。

「……嘖。」少年咂了聲嘴。

「竟然一下子就安靜了,不虧是路……」

「哥哥,請你好好解釋一下目前的狀況。」

「這是當然的。」哈特溫愉快的點點頭、拍拍手,意識已有些飄離,「那是差不多半個鐘頭前吧?我走到了一個巨大的空間中,那邊看起來應該是大廳或是內廳的地方……」

「然後。」他轉頭看了看少年,可對方似乎沒有想要盯著自己的打算,「我碰到了他。」

————————————————

黑白。

這是對方給予哈特溫的第一印象。來人有著一頭亮眼迷人的罕見銀髮,一對似是深不見底的赤紅色眼眸,只是看起來有些無神。

他身著一襲黑色的教士服,胸前掛著一道十字架,手裡的刀正毫無畏懼、直指著入侵了這裡的他。……目測只有17、18歲左右。

「那個。」哈特溫調整了一下自己的呼吸,略微艱難地開口回應,「我是來自紅心國的哈特溫 · 拜爾修米特。我的目……」

「拜爾修米特?」

「是……」

「……原來如此,是從彼處而來、初來乍到的稀客。」少年低垂下眼,然後將手裡的武器收回了腰際的刀鞘,然後轉身背對他。「你過來,我大致上知道你們的目的了。」

他的語氣堅定,似是不容人有一絲質疑。

即便對於眼前人的行為感到疑惑,可哈特溫卻不覺得有厭惡的心情。湧上心頭的,反而是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以及,愧疚?

這是為什麼呢?

哈特溫愣在了原地,直至聽聞到了對方「不跟上來嗎?」的聲音後,這才倉促的跟了上去,即便這看起來顯得他有些狼狽就是了。

穿越內廳過後,少年抬高手指、指向了位於走廊最底層的那扇大門。看起來是由紅檜木製作而成的樣子,上頭還有著極度細緻的刻紋,及代表了四個國家象徵的顏色寶石……

海藍色的黑桃、艷紅色的紅心、橘黃色的方塊,以及翠綠色的梅花。不會有錯的,這裡即是記載於《大陸史書》上的神殿,那扇門後放,絕對有著他期盼已久、睽違已久的……

可正所謂「解鈴還需繫鈴人。」哈特溫抬眼看向了站在一旁、眼神淡漠的銀髮少年。依據史書上的原話,「神殿中有著一位力量高強的人,他的力量強於黑桃國的Queen、強於梅花國的King,那即是神殿的『守護者』。但在我看來……他不過是個普通的孩子而已。」

那麼,這個少年應該就是那所謂的「守護者」……名為Joker的存在了吧?幾十年的時間,一直、一直,獨自一人待在這種地方?

或許是感受到了哈特溫那明顯是在憐憫著自己的眼神,少年輕皺起眉頭,然後又繼續往前走,直到站在了門前。抬手拉開,房間裡頭的精緻便在瞬間映入了眼簾————

「Moin Gott……」他無法抑制的如此喃喃自語著,眼前的空間中堆滿著許許多多幾乎未曾看過的東西,有些東西被放在木桌上、有些被放在沙發上、有些則是用玻璃櫃完好的保存。

而左右兩側、最末端都放滿了書櫃,其中滿滿的都是未曾研究過的書籍,又或者是罕有的魔法書。高處的天花板是華麗的穹頂壁畫,白色與棕色很是搭襯,會讓人想久留於此的錯覺。

但這也還只是一樓而已,這裡總共有三層樓的空間……不包含地下室的話,即便很想要將此處好好的、全數都看過一遍,可哈特溫很明白,自己沒有太多時間能這麼做。

他跟著少年走上了迴旋狀的階梯,一邊撫摸著木頭那有些粗糙、但卻又不會太膩人的舒服觸感,一邊壓抑住那期待不已的心情。上到了三樓,大致景觀與一樓差不了多少,只是更為……華麗了一些?角落空間還多了扇小門。

那道小門比在場任何的東西都還顯得樸素,可並沒有減少哈特溫那浮躁不安的心情,反而刺激了他的神經,變得更為興奮。

打從小時候,他就一直對《大陸史書》的內容堅信不移,也曾發過誓,有朝一日絕對要去往裡頭提到過的神殿。不計任何代價。

而現在,他做到了。

少年側過身子示意他向前,同時做出「請。」的手勢。嚥了口口水,哈特溫戰戰兢兢的把手伸向了門把,使力轉動、再輕輕一推。

眼前頓時為之一亮。就宛如宇宙一般,黑暗的小房間裡散發著點點星光,讓人深陷其中。房間的正中央擺著張小圓桌,上面又放著一個小木盒,內部放著一塊柔軟的紅色枕墊。

白金色的十字架,正躺在上面。周圍鑲嵌著藍色、紅色、黃色跟綠色的寶石,看起來既典雅又華麗。Nepomuk,這便是它的名字。

哈特溫又向前了幾步,眼睛一刻不離的停留在這件寶物身上。傳聞中,Nepomuk可以創造世界、也可以毀滅世界,誰得到了它,誰就可以成為這世上的絕對存在、真正的「神」。

可如此一來,世界的平衡就會被打亂。

「你不打算拿走?」沉默了許久的少年再次開口,哈特溫轉過身去,對方此刻正微偏著頭、赤紅色的眼眸死黏在自己身上,彷彿對於他的這番行為感到不解……以及疑惑。

他搖了搖頭。

「不、我不會。只要能夠看到這個……看到Nepomuk,我就已經十分滿足了,謝謝。」

「……哼。」少年發出了一聲冷哼,「也是,如果你有想要拿走它的想法,我便會立刻將你、以及過來這裡的其他人一同滅了。」

「那麼我的選擇應該是對的了。」哈特溫小心翼翼的回應對方,再度輕輕抬眼,仔細地觀察其眼前人的面貌,接著又突然想到了某個應該、或者是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

「你叫什麼名字?」

「……蛤?」少年發出了狐疑的語調,並且挑了挑眉,「這種事情,很重要的嗎?」

「嗯,很重要。」他用力地點了點頭。「不然我不知道該怎麼稱呼你才好。」

迎著哈特溫熱切期盼的目光,少年有些尷尬的撇開頭,舉手搔了搔鼻尖之後,才緩慢的開口回應:「……基爾伯特,就這樣。」

「好、基爾伯特。」他深吸了一口氣,為自己接下來要說出口的話做足了充分的準備,然後才開口,「你一直以來都是獨自一人待在這裡的嗎?沒有其他人?」

總之先解答自己的疑惑。

「嗯,那又如何。」

「你沒有想過要從這裡出去的想法嗎?」他再度丟出了誘餌,試探性的詢問。

少年,基爾伯特沉默了一會,「……沒有,畢竟這是我的職責。」他的語氣格外堅定。

哈特溫輕閉上雙眼,讓大腦充分的咀嚼、並消化掉方才的那番對話,即便這個動作在對方眼裡看起來有些奇怪,像是發了神經一樣。

喔,但這不重要。

「那麼,基爾伯特。」突然,他猛然張開雙眼,湊近了基爾伯特,雙手按在其的肩膀上。不管自己是否有嚇到對方,哈特溫眼神堅毅、語氣認真的開口:

「要不要從這裡出去,去見見外頭的世界?」

「……什麼?」

凍結的指針,似是開始轉動。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