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落於泣殤之中(ハルナギ你們結婚算了)

文手,灣家人。

主要的坑是在APH,吃的cp不知道為什麼都是冷cp(他們明明都那麼好、那麼可愛的嗚嗚嗚(´;ω;`))

【普中心】Lesson apleasant dream①

◆意識流作品,內容走向有些奇異
◆角色非國設
◆普中心




      ——「你是誰?」

      ——「我就是你,可是能實現你的願望。」

      ——「……真的?」

      ——「嗯,是真的。」

      ——「那麼,拜託你……實現本大爺的願望。」

      ——「……務必。」

      ——「……」

      當然了,沒有問題。




*




      海德堡今天的天氣不是很好。

      基爾伯特 · 拜爾修米特看著窗外的綿綿細雨,止不住的嘆了口氣,然後起身替自己泡了一壺熱茶。他是一名作家,雖然不是那種膾炙人口、作品暢銷的作家,但還是有著不小的名氣。

      為了能夠專心的寫作,他搬到了這座以歷史悠久、古樸寧靜出名的城市,這裡的佔地面積在德國眾多城市中不算很大,可整座城市的人口(包含他自己)加起來卻有十四萬人左右。

      基爾伯特喝了口剛倒出來的紅茶,開始思考起自己接下來要做些什麼,打掃?在雨天打掃屋子明顯不是個太好的主意。要來睡覺?這樣只會讓身體全身痠痛罷了。

      那麼,就繼續來寫作吧。

      如此打定主意之後,他便起身走向了放著一些雜物的置物櫃,準備一如往常的從那裡面拿出空白的稿紙,盡情讓自己在紙上揮灑著腦中滿滿的靈感的時候——

      嗯?

      基爾伯特狐疑的看著本該放著大量稿紙的抽屜,裡頭現在是空無一物的狀態。我有用的那麼快嗎?沒有印象啊?他對於此狀況略感不解,但就算再怎麼疑惑、怎麼思考,用完的稿紙也不會回來,更不會憑空出現。

      「……嘖,沒辦法了。」基爾伯特不怎麼喜歡在雨天的時候出門,因為這會讓他想起不好的回憶。九年前的一場大雨,帶走基爾伯特所有的家人,唯獨留下了小他五歲的弟弟,路德維希 · 拜爾修米特。

      即便那非常久遠、久遠到他以為自己都快要忘記了,可只要一到下雨天,被埋封的記憶就會再次復甦,因此他只能靠寫作來轉移注意力。

      他把已經空了的茶杯擱置於桌上,便起身走向了掛在門口附近的大衣,將其取下、穿上,並把錢包、鑰匙跟折疊刀等物隨手塞進口袋,拿起傘架裡的雨傘便走出大門、轉身將門鎖好,這才撐傘走入了雨中。

      也許正是因為下雨的關係,路上並沒有太多的行人,基爾伯特走了快要兩個街才碰到了幾個趕著回家的人。他的目標在下一個街口的角落,那裡有著一家開了許多年的雜貨店,雖然生意沒有很好,可也能勉強經營下去。

      老闆是一個年紀和基爾伯特差不了多少的法國人,名字叫做弗朗西斯,弗朗西斯 · 波諾索瓦。人並不壞、缺點是有些風流,時常在街上搭訕路過的女性什麼的……為此,對方還曾被人揍過,當時他鼻青臉腫的模樣讓基爾伯特笑得差點都要直不起腰了。

      時間回到現在,基爾伯特推開了雜貨店的大門,頂上的鈴鐺發出了清脆的聲響,接著響起的便是熟悉的一聲「歡迎光臨!」。

      「呦、弗朗西斯!」

      「嗯?什麼啊~原來是小基爾啊,好久不見!你終於想到要從家裡走出來,接觸一下外頭的空氣了嗎?」法國人抬手捲了捲自己那一頭亮眼的金髮,整個身體幾乎依靠在了櫃檯上面,他望著許久不見的友人,語帶戲謔。

      「或許吧!」但基爾伯特顯然沒有多餘的心思去應答對方的話中話,「弗朗西斯,本大爺要買稿紙!你現在還有多少貨?」他一邊這麼說道,一邊抬眼看向了身旁的櫃子,只是一段時間沒來而已……竟然又多了這麼多東西。

      「唔嗯,讓我想想……」弗朗西斯微瞇起那淡紫色的眼眸,開始在腦裡快速搜尋著關鍵詞為「稿紙」的任何記憶——半晌,他毫無預警的發出一聲慘叫,嚇得原先正在仔細端詳某顆玻璃球的基爾伯特全身一顫,手裡的東西險些掉在地上、成為滿地的玻璃碎片。

      「你幹什麼啊!?」

      「啊——我想起來了!」然而對方只是依舊發出近可匹敵他聲音的吼叫,「哥哥我倉庫的鑰匙在那個討厭的粗眉毛那裡啊!」

      「蛤!?你在跟本……」

      「抱歉了、小基爾!我現在立刻就去眉毛那邊把東西拿回來!在那之前,就請你在這裡等吧!」迅速的吼完了這句話以後,弗朗西斯也不等基爾伯特做出任何反應,便立刻抓起風衣跟雨傘,以飛快的速度「奪門而出」。

      「碰!」門被打開至最大,然後又隨著反作用力重重關上,發出了懾人的撞擊聲。

      基爾伯特呆愣了幾秒,顯然對於剛才發生的一切感到了,可他很快的發現到了某個衝擊性的事實——對方口裡所說的「倉庫鑰匙」正完好的掛在櫃檯旁的小勾架上,自己很明顯是被惡友給逃避了問題……或者說放鴿子也可以?不對,不可以。

      去你的,弗朗西斯!

      在心裡如此皺眉著對方幾句過後,基爾伯特便伸手拿起了那串鑰匙,轉身往走廊的盡頭走去。雜貨店的規格沒有很大,只有幾十坪的大小,因此基本上是不會有迷路的情形……可是,今天的情況明顯很奇怪。

      基爾伯特一直在思考,思考著這條走廊要什麼時後才會是個頭?以前有這麼長的嗎?自己有走這麼久的嗎?大量的疑惑充斥於腦中,他不是一次想過要停下走其他走道的、不是一次想過自己是否走錯走道了。

      而就在他快要放棄的時候,走廊總算是到了盡頭,面前立著的是一扇稍有破損的木門,與基爾伯特印象中的那扇門無異。很好,本大爺並沒有走錯路!是對的!

      基爾伯特輕吐了一口氣,在一串鑰匙中翻覆多次以後,這才總算是分隔出了倉庫的那一把鑰匙,一把金銅色的老舊鑰匙。他把鑰匙插入鎖孔、向右扭轉,清楚的聽到了「咔嚓!」的解鎖聲,然後他這才握住門把。

      「嘰呀——」木板跟木板之間互相摩擦,並發出了刺耳的慘叫聲,迫使基爾伯特輕蹙起眉。因為沒有開燈的關係,面前房間的內部十分昏暗,幾乎無法看清楚裡頭的情形,基爾伯特伸手在一旁的牆壁上摸索了一會,在摸到了明顯稍有突起的按鍵時,便毫無猶豫的按下。

      房間在瞬間變得明亮了起來,無法一下子適應強光的基爾伯特不由得瞇起了雙眼,直至半會才逐漸習慣,接著抬腳走入。房間內部還是一如往常的整潔,看起來它的主人每天都有在好好的打理這裡的一切。

      基爾伯特突然想起了家裡的雜物間……自己好像很久都沒有整理了的樣子,現在應該是變得相當髒亂不堪了吧?等等回去的時候要不要整理一下,順勢丟到某些不要的東西呢……?

      他如此思考著,而最終的決定結果是「要!」,眼神飄移到了其中一個櫃子,裡面放著厚厚幾疊的稿紙,那這正是基爾伯特平時所用、也是現在急需所用的東西。

      「什麼啊……竟然有的話就直接給本大爺不就好了嘛?還搞出那種奇怪的戲劇來……」他不太愉快的碎念著惡友的不是,同時拉開櫃門,小心翼翼的將裡頭的東西取出,暫時放在旁邊的桌子上。

      而就在基爾伯特打算尋找什麼東西來裝這疊稿紙的時候,某樣東西吸引到了他的注意力——它就這樣靜靜地躺在放在櫃子的角落裡,是本外表有些老舊、看起來也不是太亮眼特的書,可就像是有著魔力一樣的,基爾伯特被吸引了。

      他鬼使神差般的伸出雙手將那本書取出,抬手將外表沾染的灰塵拍掉,「Lesson apleasant dream……真是夠長的名字。」他緩慢念出封皮上的金色字體,這本書不算太厚、可也沒有算很薄,書頁的內容適中。

      基爾伯特翻開了書本。




——TBC.

评论

热度(11)